MidnightMenuette

补一些图

对了,信长他们三个交换酒杯喝酒来着www

不知道为嘛传上来的图我这里只显示了前面3张……

截了一堆图www

节目是“木村良平的木村主义”,aiqiyi有,这次和nobu组成了nobunobu组合嘉宾www

小信长完全不会打高尔夫,但是练习的时候有一阵子打的挺好(没拍到真是太可惜了),每次打球总是中二发言www

上次和kaji攀岩之后果然有经验了呢

小信长还是那么擅长料理www

颜艺什么的真是可爱死啦www

三个摄影新手www

(又及,我才知道信长喜欢喝赤霞珠)

请务必去支持一下这个节目!www


好的故事,大概就是不论看多少次,不论是否被剧透过,都会为里面的人物动容吧。

第六章打完,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不知道笑了多少次。

正如当年打ccc线一样。

如今仍是遥远的理想之城——Lord Camelot!

下一章,最后一章,也是如此的吧。

话说回来,宁愿被蘑菇虐,也不想看烂剧本啊……

我的第六章过了几个月一直没写啊……

完全没有灵感啊怎么办……

啊再让我咸鱼咸鱼……

迷上声优们了……出不来了

太久没更写个小记录当更新吧hhh

大概还有一个星期才能结束社团的工作……

然而还有期末考……

今天抽卡之后的灵感hhh

OOC有,可能有雷注意

好想配图然而会海豹还是算了吧……



1.

今天是赝作的最后一天。

立香还是不死心,为了从卡池里捞出hhh队成员之一黑贞,她已经浪费了若干石头。

然而不要说高(ao)冷(jiao)的黑贞姐姐,连活动礼装都不见一张。

岩窟王默默地发动了黄金律(Lv.10),然而改变不了立香沉船的现实。


“呜呜……黑贞姐姐你就这么不爱我吗……”立香看着手上剩下的99个石头,想想后面的卡池,决定放弃黑贞。

岩窟王心疼地抱住自家Master,并发动第四技能“男友力”(EX, LV.11)



“没事,立香,黑贞后面还会有的,现在的任务是……扶我……”

“呜呜?你说什么呢?你的技能和芙芙都已经全满了啊,阵容里面也有孔明扶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立香抬起委屈的脸,无辜地瞪着岩窟王。

“没有绿拐都是运营的错。”


“Master,下午就有绿拐,请马上带我去往绿拐的彼方!我今天就要跨过6.5分的恩仇分水岭!”


2.

对面的闪闪一脸不快地看着立香。

孔明和师匠就算了,为什么会有自家队友在场啊……

立香:“对不起了AUO,请把你宝库里私藏的Saber的西装交给我。”

闪闪:“那是本王的所有物!哼哈哈哈哈哈!不给!“

“对不起了,我的队友英雄王!但是为了拐!Enfer Château d'If!!!哼呵呵呵呵!”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诅咒你们不能再召唤本王出来!酷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哈哈哈队(对子)虽然内杠了,但是也一如既往地充满笑声呢……


3.

卡池前面。

立香假装自己没被闪闪诅咒成功,准备抽卡

把闪闪私藏的Saber西装抢来之后,自家闪闪就死活不上场,连自己的宝具本都不去打,还一个劲的大喊”给你的吉尔放放假吧!“

最后好言相劝才换来一句”如果你能把一直没来的Saber本体或者第二个本王召唤出来,本王就勉为其难地继续加班吧。“


4.

立香看了看召唤详情。

今天是吉尔伽美什和阿尔托莉雅UP。

开始吧。

立香把刚刚到手的西装放在召唤阵中央。

岩窟王死盯着召唤阵,不知道是担心拐没了还是担心出来的从者会突然袭击立香。

一道金光闪过。



”亚——————————瑟——————“

刚出来的、散发着黑色烟雾的英灵真的向着立香冲过去了。

岩窟王赶紧把立香抱走。”危险!!!“

这个英灵继续向前跑。

原来Saber Lily刚好路过召唤室……


”看来没事,我们继续吧,立香。咦?振作点……“

岩窟王看了看怀里的立香,只见她脸色绯红。

”呀……被突然抱住而且埋进胸口什么的………………咳咳,没事,我们继续吧……“

立香理了下头发,回到召唤阵旁边。


又是一道金光。

”是你!监狱塔里那个黑乎乎的家伙!是时候给你消毒了!“

似曾相识的红衣女子一出来,直接掏出手枪奔向岩窟王。

”咕啊?!Master,今天是怎么了……“

岩窟王以光速跑出了召唤室,红衣女子紧追不舍,留下一脸懵逼的立香。


5.

据每天加班的孔明汇报,今天本来应该加班的岩窟王突然不见了,反倒是吉尔伽美什被新来的长江和南丁格尔押着上场了。


恩仇特异点 第五章

沉迷工作,不能自拔

快点过完五月然后退休吧

做错点事还要写检讨真讨厌啊

第五章剧情挺赞的!期待赝作! 



第五章

???’s Flavour

 

巴黎的太阳终于升起。

岩窟王带着,不,是抱着还在熟睡的立香上了马车。

“凡尔赛宫。”他向车夫命令到。

 

阳光透过车窗洒在立香脸上,让她的脸微微发烫。

岩窟王什么也没做,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立香最终被晒醒了。

“呼哈……啊……什么啊,太阳已经升到这么高了啦……唉?怎么我又在车上啊……我明明记得我下车之后就去睡觉了啊……”立香刚刚醒来,一脸懵逼,待她看清眼前的状况,才反应过来。

“?!岩窟王你又干什么啦!这又是去哪啊?”

“凡尔赛宫,我在赌我今天早上会不会遇见我想见到的人之一……如果那个人不在的话也没所谓,带你去看看那里的景致也不错。”

“景致?等等岩窟王,你确定这个时间点,凡尔赛宫已经修好了?”

“那个啊,你朝窗外看一眼就好了。”

“?”立香看向窗外。

街上有几位年轻女性独自伫立在街道,穿戴华美衣裳与珠宝,或撩起裙襬露出脚踝,眼神抚媚而大胆,其中一个女人化着很漂亮的妆,蓝色的洋装十分精致,一条黑色的长围巾披在她的脖子上。(瓦尔达《街头》)

立香以为那是些名媛,但她猜错了。

 

“那是些可怜又可恨的女人。看见她们的话,你应该能猜到这里的时间已经过了1833年了吧。”说着,岩窟王露出了狰狞的微笑。“啊……不由得又想起那段令人怀念的复仇的日子了呢……”

 

 

 

 

马车停在了凡尔赛宫附近。

两人下车,岩窟王带着立香径直走向花园。

硕大的花园里空空荡荡,偶尔看见的“人”,其实是些雕像。

但是真的有人,一个正快速奔跑的小男孩,冷不防撞到立香身上。

 

 

“啊,对不起……我没有看管好我的儿子……”

一个贵妇人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上来。

“啊……您是……前几天见过面的基督山伯爵先生吗?”

贵妇人误以为穿着西装的立香是岩窟王的随从,道歉之后的注意力全在岩窟王身上。

 

“正是,早安,维尔福夫人。”岩窟王熟练地露出交际时的标准笑容。

“不知道夫人今天会在这里,实在偶然。请问夫人为何会在这么早的时候来这里呢?”

 

“唉,还不是因为这个小调皮蛋在家里不好好学习,把书都撕坏了,只好带他出来走走呗。没想到正好会遇见伯爵您呐,不知伯爵您还愿意与我继续探讨一下几天前未完的番木鳖碱问题吗?”

 

岩窟王脸色变得有点微妙,看样子他打算拒绝维尔福夫人的请求。

“实在抱歉,夫人,我现在在处理其他事情呢,您看你能不能先帮我个忙?”

 

维尔福夫人有些失望。

“唉,这样子啊……真可惜……不过伯爵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我提。”

 

“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夫人。我只想问,维尔福先生最近有空吗?我有些生意需要他帮助,但我好像一下子联系不到他呢。”岩窟王还是保持微笑,但眼中的光芒带着些许杀意。

 

“这么说来……最近他是在忙着处理某些财产问题吧……啊,说漏嘴了,伯爵您还得保密哟,我能帮您联系他,但是他的工作可不是我能干涉的呢。”

立香分明看见维尔福夫人眼中一闪而过的,与她身份毫不相符的杀意。

甚至感受到了一丝魔力的气息。

 

“那么,拜托夫人您了。我们走吧,立香。”岩窟王向维尔福夫人微微躬身道别。

两人离开维尔福夫人一段距离之后。

 

 

“呐呐,岩窟王,刚刚维尔福夫人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哦?Master你也发现啦?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是Caster或者Assassin哟?走吧,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岩窟王与立香回到马车上。

“可我觉得,不是‘或者’,而是‘和’。”立香忽然冒出来一句。

“这一次是真的碰上麻烦了呢,岩窟王。”


恩仇特异点 第四章

这周海选的工作也是累死人啊……连续站了有四五天的样子,睡的时间又少,还得想视频构思……完全没有时间更文……

顺便安利下这个

是我海选视频的bgm

           想听正常版本的要去其他播放器    

           反正我是被这个洗脑了,感觉自己脑袋被打穿了    

http://music.163.com/#/m/song?id=34380477&userid=360777802



第四章

 

奥特伊

 

——在人生的这束无色的绳索中

         缠绕着一条名为“复仇”的

         煤黑色绳索

        而解开这条绳索

       不就是我们的工作么

 

(改自《贝克街的亡灵》/《血字的研究》中福尔摩斯的话语)

 

 

立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马车上,窗外仍然是一片漆黑,完全不像天亮的样子。

立香身上换回了一套合体的黑西装,估计是岩窟王让哪个女仆趁她睡着的时候换的吧。岩窟王本人也换回了那套标志性的、墨绿色的三件套。

 

“呐,岩窟王,你不是说早上才出发的吗,可是这也太早了吧……呼哈……”

“说什么呢Master,你难道忘了因为伪圣杯的原因,巴黎的时间已经被扭曲了吗?此处即为‘Abyss’(意为“地狱”,也可以理解为《潘多拉之心》里面那个时间错乱的异空间),各色充满罪恶的人都被关在里头了。”

岩窟王一脸冷漠地望着窗外,毫不在意的样子。

 

 

“……”

立香无言以对,木木地在心里数了起来:维尔福、丹格拉尔、费尔南、卡德鲁斯、埃尔米妮•德•萨尔维欧(唐格拉尔夫人)、爱洛伊丝(维尔福的第二任妻子)……

啊,人数还真不少。

 

“嗯,看起来这一次你也会在巴黎横行霸道吧~”

“哦?我什么时候横行霸道过了?我不过是凭着上帝的手在进行的我计划而已。Master你再这样说下去的话,我可是要把你丢在路边的哦?”

岩窟王突然一脸凶残地看着立香。

“不,等等,我还是把你埋在方丹街28号(奥特伊)的那个坑里算了,呼哈哈哈!”

“是是是,我下次就不讲你横行霸道了……讲你拿着圣晶石砸死你的仇人们总行了吧?”

立香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哼……”岩窟王不知道怎么接这话,扶了扶帽子。

 

 

就在两人斗嘴皮子的当儿,马车已经驶进奥特伊。

这里离香榭丽舍大街也就2.7公里的直线距离,不过因为现在的时间还没有到1858年,即使离得很近,也看不到那里漂亮的园林景观。

本来很幽静的奥特伊,因为黑暗笼罩着它蓊郁的树林,显得有点阴森可怕。

马车又驶近了些,终于看见了明亮的灯光。

马车停在方丹街28号的别墅前,这是奥特伊的尽头。

岩窟王先走下车厢,把手伸给立香,扶着她走下马车的三级踏板。

“好了,Master,在这里休息一会,如果天亮了,我们赶紧去收集敌人的情报吧,不要忘了,我们和伽勒底已经失去联系了。这场战役能否成功,取决于过去你所积累的知识、你所掌握的信息是否足够多。”

然后岩窟王哼着歌剧《露西亚》中一支轻快的曲调,走到花园里去了。

看样子他对这可能会很漫长的战斗,胸有成竹呢。

 

 

另一边,巴黎拉埃二代街,一座散发着黑色火炎的府邸。

“爱德蒙·唐泰斯……!这一次……不会让你得逞!梅塞苔丝永远是我的!永远!你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的声誉!我一定要杀了你!啊!跟其他的人一起!”


恩仇特异点 第三章

感觉这一章真的好多虫子啊!欢迎来捉!

不知道有没有OOC……

然后……貌似没有写出CP感……可能是羁绊不够……

恩是的羁绊不够!出来的傲娇伯爵羁绊1升2要24000!

(伯爵池子真的很良心,很容易就出了……两个hhh)

这阵子都在忙策划的事情真的没空写啊啊啊……


——————————————————————————————

第三章  订婚宴


大河道街上已经挤满了赴宴宾客的马车,而喷泉斜对面的房子里,立香正在女仆的帮助下换上特制的玫瑰色的礼服:这是一件洛可可风格的礼服,但为了照顾第一次穿这种衣服的立香,领口并没有又大又低,只露出了立香一半的肩膀,领口在她锁骨下轻擦过去,边上的白色蕾丝拂着她的皮肤;虽然没有巴黎臀垫和紧身胸衣,但是因为有内裙的缘故,立香穿上去就像新娘穿着婚纱一样合适。

 

女仆们给立香换打扮好就退下了,剩下立香一个人一边等岩窟王出来一边跟玛修谈话。“呐,玛修,为什么我要穿成这个样子啊……就算是为了那个找出那个从者也没有必要穿成这样吧?”

“不不,前辈,这里可是18世纪的法国啊,不好好打扮可是连出门都很难的哟?更何况是和岩窟王先生一起行动。”

“话说回来,为什么岩窟王会对“自己”见死不救啊……明明在特异点这里的话,改变一下自己的结局也没有问题的……”

“或者是他有自己的理由吧……我也不知道呢,前辈。”

换上了藏蓝色礼服的岩窟王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吓了立香一跳。

谁知道立香和玛修刚刚的对话,他有没有听见呢。

 

“时间差不多了呢,Master,迟到可不行哦。”说罢,岩窟王转身走向门口。

“对了,Master,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岩窟王忽然停下来说这样的话,惹得立香脸上发红。

 

 

 

 

岩窟王牵着立香的手臂,混进入了维尔福的订婚宴会。

侍者不敢问他们的邀请函,也不需要问,因为两人的装扮看上去比维尔福家的还要高级。

 

参加宴会的人很多,不少人向如王公王女一样的两人投去好奇的目光,心中猜想维尔福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人物。可即使有人斗胆敢问起两人的身份,也会被岩窟王杀人一样的眼神吓回去。

 

 

宴会终于开始了。

“哦!德·维尔福先生,等我们到了马赛,请设法办一次大案吧,我还没见过重罪法庭审案呢。听人说,这可有趣了。” 德·萨尔维厄伯爵的女儿,德·圣梅朗小姐的朋友,正期待着维尔福上任之后有所作为。

岩窟王不引人注意地冷哼一声。

 

维尔福和宾客们继续说笑,表示希望自己上任之后能大展拳脚,滔滔不绝地展示自己的辩才。忽然一个男仆走了进来,低声向维尔福说了几句话。

 

“Le spectacle commence.(好戏开始了)”岩窟王低语。

 

“实在失礼,尊敬的客人们,我方才说过我希望上任之后能大展拳脚,看来上帝听见了我的声音啊,失陪。”

蕾内依依不舍地看着维尔福,维尔福捧起她的手,边吻边看着蕾内,两人眼神交流,似乎这一次维尔福会宽容处理这件大案的案犯。

 

维尔福庄重地离开了宴会。

 

宾客们继续谈笑,仿佛对维尔福所处理的案件丝毫不在意。事实上,他们正议论这次的案犯应该怎么处理。

 

岩窟王低下头望着立香,立香似乎已经察觉到维尔福将要面对的案犯是谁了,正浑身颤抖。

 

“喂喂,别这么快就这么害怕啊,“我”又不会入狱……”

 

立香听见这话,马上故作正经:“谁担心“你”了,我只是在想,不是说这里检测到有从者的吗,怎么现在还没有出现,除非是Assassin那种能把自己气息掩藏的很好的从者……”

 

立香还没有说完,宴会上点燃的蜡烛忽然全部灭了。

宾客们都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也没有风的……呀啊?!这是什么声音……啊啊啊……”

蕾内和宾客们全部晕了过去,看来很快就会和玛修所说的那样子全部消失呢。

 

 

立香内心感到无力,身在现场却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

 

“哦,居然由世纪末的音乐家来演唱《恶魔罗勃》,真有意思啊。连你这样的人都有这样的欲望,看来你我都有类似的经历啊……对吧,埃里克。”

 

“啊啊……你居然叫唤了我的名字……真是感动……我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克里斯蒂娜,就没有人愿意如此叫我呢……作为交换,我必须喊你作爱德蒙。”面目狰狞的幽灵,在黑暗中显形,幽幽地盯着岩窟王和立香。

“是打算前来阻止我的御主和从者吗?在对我出手之前,请听我说吧。”

“爱德蒙,你我不但有相似的经历,而且有相同的心情啊。虽然我们领域不同,但如果你没有入狱,你会是个出色的航海家,而我,会是戏剧巨匠!我们都有念念不忘的人,但是命运是如此弄人,为何你我都会落得此番境地!我所渴望的,不过是一份平凡的爱情!克里斯蒂娜答应我的了!可是!为什么!到最后我们还是没有走到一起!!当初就不该心软,而该把他们扔在水牢里活活淹死算了!你不也想和梅塞苔丝在一起吗?把你身旁无用的御主解决掉!和我一起把这里毁掉!然后我们的愿望就能实现了啊!没错!那个人也是这么答应我的!毁掉!毁掉!毁掉!然后重新建立我想要的巴黎,克里斯蒂娜就是我的了!”

 

可是岩窟王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很抱歉,我和你的心情并不一样。因为梅塞苔丝到最后都是爱着“爱德蒙”的,而克里斯蒂娜的心,紧紧是关心、理解你对吧,她爱的始终是另一个人呢。而且我完全不能明白你毁灭这里的理由,很抱歉,可我实在不能和你并肩作战。”

 

“嚯?我可是知道的哦爱德蒙,现在的你充满了复仇的欲望吧?我也是啊,想向给予我这丑陋面目的人复仇,向每一个蔑视我的人复仇!我能操纵剧院的机关进行复仇,而你操纵物质进行复仇!我们是相同的!对,复仇吧,爱德蒙,把这里一切都毁了!这就是最彻底的复仇啊!”歌剧魅影越说越激动,甚至向岩窟王伸出了手。

 

 

岩窟王坚决地反驳:“不,我做不到,虽然我是很想复仇,但是,这里还有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他们存在。所以,让我们来光明正大地决斗吧。”

说罢,岩窟王先发动了袭击。

听完岩窟王的话,立香的心颤抖了下。

重要的人。

不止一个。

 

 

“哦?!好吧!既然谈判破裂了,那就给你们送上最精彩的最后的戏剧吧!生来混沌,独向往光明,无人赏识,独她懂我。然对她希望越大,光芒全聚于她身上时,我惶恐失去。故,希望为无用之物。『吾爱之歌恰为地狱奏响(Christine Christine)』!

 

 

“嘿,Master,不要在那里傻傻地发呆了,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毁灭,然后重建,这根本就不是复仇的真谛。作为复仇者的我实在不能认同这个幽灵的存在,所以,请Master认真地下达指令吧!”

 

回过神的立香很快下达指令:“Guard!然后使用分身击退他吧!”

 

“很好!”岩窟王挡下了歌剧魅影的攻击,然后在歌剧魅影反应过来之前如闪电一般击中对方所有要害。

 

“咕啊啊啊啊啊……呜呜……最后还是被这样子击败了吗……啊啊,好吧,我认输啊……但是,这样一来,你也要面对自己被捕入狱的下场咯……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到重创的歌剧魅影依然在唠唠叨叨,岩窟王一脸的不耐烦。

“啊,都被杀死了还有心情说这种话……真想把你打死多几次呢……不过,如果你能把在这里有用的情报告诉我的话,我就让你死这么一回吧。”

 

“啦啦啦啦,想知道吗?想知道吧!悲剧之开演时间已至,此处应有雷鸣喝彩!虽盖提亚已灭,然魔神柱的残余仍在!这里存在着两个圣杯,一真一假,假的圣杯在“他们”手上,他们已经把自己改造完毕,准备毁掉巴黎,就像我一样准备毁灭这里!”

歌剧魅影刚说完,地面忽然开始震动起来。

 

“呜?!已经发动了假圣杯的力量了吗?!虽然没有完全毁掉巴黎,但是巴黎的时间已经被扭曲了啊?!”通讯里玛修的声音很是着急。

 

“啊……啊……我听见了……多么悲哀的声音啊……放弃吧,你们已经无法拯救这里了……”歌剧魅影露出了扭曲的微笑。

 

“不,我坚信着‘希望’。”立香忽然开口。

“所以在你消失之前告诉我!真正的圣杯在哪!”

 

“既然你如此诚心地问了,我就告诉你吧……你所渴望的圣杯,就在很近又很远的地方……”歌剧魅影苦笑着,化作金色的光芒消失在黑暗中。

 

“……”岩窟王和立香都没有动静,在揣摩着歌剧魅影的意思。

 

“……前辈?你还好吗?……歌剧魅影的反应已经消失了……巴黎那边的消息,这里完全没有办法探测……”

 

“可爱的后辈,你的意思是现在巴黎很危险,连伽勒底都不能介入,只有我和Master能解决吗?”

 

“嗯……可以这么说吧,巴黎已经被强大的魔力隔离了!所以,请前辈和岩窟王先生火速前往巴黎!我相信你们能凯旋归来的!”

 

“呼哈哈哈!很好!居然不怕我会伤害你重要的前辈吗!”

 

“……”立香忽然觉得背后一凉。

 

 

“走吧,Master,现在就到巴黎去,找出幕后黑手。”岩窟王迈开了步子。

 

“等等,岩窟王,这里发生的悲剧,还没有结束。”立香拽着岩窟王的手不放。

“晕过去的蕾内和宾客们……还有,你曾经珍视的人……真的不用去看望他们吗?”

 

“你……”岩窟王转过身,狠狠地盯着立香,欲言又止。

半晌,他甩开立香的手。

“没必要,这么晚了,不要管这些闲事了,晕过去的宾客很快就会醒来,在那之前,你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好好休息吧,明天可是很早就要上路的。至于我所珍视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吧……”岩窟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留下失魂落魄的立香。

 

立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休息的,虽然岩窟王已经为她打点好一切,但是立香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

 

 

 

另一边,爱德蒙的订婚宴会。

爱德蒙已经被捕。

被凶手威胁过的卡德鲁斯脸白如纸,默默地坐在一角,用手捂住脸。

两个凶手不知所踪。

爱德蒙的父亲唐泰斯老爹瘫在椅子上。

梅塞苔丝着急地在窗边徘徊,不知所措。

其他宾客在悄悄议论着什么,但没有散去。

 

忽然一个身穿教士长袍,头戴风帽的神甫悄悄出现在宴会上。

神甫无视宾客们诧异的目光,径直走到梅塞苔丝身边,用纯正的意大利腔对她说:“小姐,我受人委托来告知你,唐泰斯现在入狱了,短时间内无法出来。”

梅塞苔丝愣愣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但是,小姐,请保持耐心,‘等待,并心怀希望’吧!唐泰斯先生是无辜的,这一点我能向你保证,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

神甫说完,像一个父亲一样爱抚梅塞苔丝的头,梅塞苔丝擦了擦泪痕,然后定定地看着神甫走到唐泰斯老爹身边。

“老先生,请您相信你亲爱的儿子一定回来的,在那之前,请好好保重身体!那人嘱咐我一定要给你多些期盼,可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给您留下一点安慰。”说罢,他掏出一个红丝钱袋放在桌面。

“如果梅塞苔丝小姐或是其他人来照顾您,还请您接受他们的好意。”

神甫疾步离开了。

 

 

 

走出很远的路以后,神甫见四下无人,便卸下伪装。

“Master,虽然很想吐槽你多管闲事,但是你所说的事情,我也想做啊……”

 


恩仇特异点 第二章

发布了长文章:恩仇特异点 第二章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恩仇特异点 第二章》

恩仇特异点

发布了长文章:恩仇特异点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恩仇特异点》